海南在线  欢迎您! 设为首页

大愚画论:通过白石老人《山水十二条屏》看画的内在精神

2022-07-05 11:32:44 来源: 阅读:9293

大愚先生先生画作《山水十二条屏》临自齐白石的《山水十二屏》,画作共分为《江上人家》《石岩双影》《板桥孤帆》《柏树森森》《远岸余霞》《松树白屋》《杏花草堂》《杉树楼台》《烟深帆影》《山中春雨》《红树白泉》《板塘荷香》十二条屏。通过临摹其笔意,可以感悟到大愚先生不同的笔意,运用了徐渭、黄宾虹的笔法,表达对山水幽局、小桥流水等美好意象的向往,这也是传统文人世代相守的东方式山水情怀,让观者通过画作产生情感共鸣。

大愚先生先生这组画,主要用了国画中大写意手法,泼墨随性,构图新奇,寥寥几笔,就以大写意景象表达了热情洋溢的生活气息。大写意,重在精神之大、境界之大、意象之大。大愚先生画作的《山水十二屏》中山水、花鸟、房屋等,虽然都是一些小物象,但却透露出大景象,均是大气洒脱、无拘无束的特点,这也与大愚先生深厚的草书功底密不可分。

细节之处,可见大愚先生以“狂草”之法入画,淡墨下笔清透、空灵,浓墨落笔殷黑、浓密又意趣传神,浓淡墨“交接”之处,即为山、水、天交界,墨气酣畅淋漓,浑然一体。该留白之处大块留白,给人以无限遐想,该泼墨之处,大气磅礴、放荡不羁。体现出大愚先生在对于人与天地、人与万物关系思考上的通透、豁达,正所谓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,因而画家将一笔一画,都给予了顽强活跃的生命力,将物象的具体省略细节,直接追求物象之外的本质元神。

譬如之七,画风清新靓丽。以花青色入画,颜色逐渐由近及远淡化,房屋错落随意,房前杏花随意环绕,房檐茅草随风而动。画中有树,树枝树干均采取近处取浓墨、焦墨,远处用淡墨、湿墨,使得画中意境更加悠远,富有诗情画意。画中的绿叶红花,都是用笔墨点缀而成,无需精写细描,即可意会是任种景物的轮廓,这种用笔不修边幅,但得意忘形,宛如天成,随意之中透露一派乡野气息、田园风光,将大愚先生超然物外的个人理想与“采掘东篱下,悠然现南山”的隐者境界紧密结合在了一起。

大愚先生的《山水十二屏》,更加注重对于精神世界、思想境界的抒发表达,他不执着于对物象的忠实再现。画中有精神,这既是他本人对“自然而然”那种天地往来境界的尊崇,对于个性的自由解放,更给予山水以真情实感,赋予大愚先生本人心中深植的生命力,这种境界超脱了一事一物的局限,更多是一种对万事万物生生不息的规律把握。

事实上,这也就是传统文化中对“天人合一”精神境界的追求,既有有我之境,也有无我之境,并将二者完美契合,在真情实意中打动欣赏者感情,在平淡意蕴中熏陶欣赏者情操,又在变化无穷中吸引欣赏者感官,虽然仿自齐白石,但大愚先生却赋予了更多的个人情怀,展示了更多的笔墨技法,这就是他自身临其笔意《山水十二屏》时,所赋予的独特的大写意境界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